牛爷驾到

发表时间:2019-04-19 14:56

牛爷今年七十五岁,育有两女,均已成家,牛爷长期一人独居。年前,他大病一场,身体非常虚弱,其女儿迫于工作压力,无力亲自照顾父亲,经过多方考察,最终决定将其父亲送到青杉园。


初闻——传说中的牛爷

女儿如是说:我父亲其实是个讲理的人,就是性格有时特别执拗暴躁,他对养老院非常抵触,你们万不可告诉他这里是养老院,就说这里是医院,他睡觉也要开着电视……

初识——受宠若惊的第一天

牛爷入住时,我们早早地做好迎接的准备,并跟每一位工作人员强调这些特别的“注意事项”。


初见牛爷,他身材瘦小,面色暗黄,脸部棱角分明,胡子杂乱地挂在唇周,鼻翼两边一条条紫红的血管尤为明显,越走近他,一股刺鼻的异味就越发明显。原来,我们的牛爷住院期间一直闹情绪要回家,一个多月都不肯洗澡、剃须。


热心快肠的护理员朱华珍得知他家也在白玉山,便跟他聊起白玉山的事,最终朱阿姨哄着他,为他洗了热水澡,剃了须,此刻牛爷脸色竟然显得白净了几分。对于我们的热情,他虽是淡淡地,倒是能配合测量生命征,检查皮肤等,而面对两个女儿,他可是瞬间就板起脸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,其女儿倒真像是做错了不得了的大事似的,低着头默不作声。我们都惊愕地面面相觑,而爷的其他家庭成员似乎习以为常很是平静。


爷对我们“淡淡”的态度,竟然让我们有些感动,这于爷而言,我们的待遇已经是极高的了。


初知——爆脾气牛爷一点一点转变

当我们还沉浸在前一天的喜悦中时,第二天的状况让我们始料不及。早上交接班时,刚进他房门,他就冲着我们怒吼“滚!滚!我要回家”字字如利刃般射向我们,这样的情绪此刻显然是不适合沟通了。


牛爷本来营养不良,护理员交接班时说牛爷前一晚进食较少,早上滴水未进,这又让我们忧心忡忡。九点多,爷终于平静地躺在床上看着电视,护士小潘忙热好早点,热情地送到他床头,还没开口,牛爷已经立起上身骂骂咧咧地将她往外推。


中午,我们瞅准机会,带着不同的食物轮番上阵,均败下阵。无奈,我们只得向家属求助。其女儿非常配合地赶来,救星驾到,我们喜出望外。可是她一踏进走廊,便小心翼翼地左右张望,然后迅速躲进护士站门后,还时不时透过玻璃望外看,原来她生怕被牛爷看到,这才小声跟我们说道:“我不能进去,我一进去他肯定会闹翻天的,昨天你也看到了,是不是?他现在这状况,哪里能回家呢?还得麻烦你们再耐心地哄哄!”我们唯一的救兵就这样偃旗息鼓了。牛爷房间纯属高危地雷区,一触即发,他那歇斯底里的骂声并没有因为没进食而减弱一星半点。


谢艳老师拿来小点心,偷偷放在他桌上,饿了可以垫垫吧,她这样想着。下午,桌上饭菜依然未动,只是发现点心少了几块,我们这才稍微宽慰点。晚餐时间,知道给牛爷送餐会挨骂,护理员还是将热腾腾的饭菜送到床边,只是骂声不似之前那么尖锐刺耳。许是牛爷真地饿了,晚餐竟然吃了一半,得知这个消息,我们欢喜不已,白天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。


接下来的几天,牛爷的脾气依然火爆,非骂即吼,有时还将饭菜打落一地,吃得特别少,这让我们为他的身体担忧。一天早上,一股刺鼻的臭味从他房间传来,走近一看,原来牛爷房间地上有几坨大便,见到我们他立刻头偏向一侧,并微微上扬,嘴角竟有丝丝笑意,那笑容里分明带着挑衅。


护理员默默清理,并开窗通风,无半点怨言。经女儿同意,我们特意请来医生为牛爷做心理疏导,医生对我们说,他是性格原因,并无其他。他的种种“闹”,定是想被养老院开除,然后达到他回家的目的。


不少老人被家属送来时,都有这样的表现,当他们慢慢了解我们,知道我们的“好”时,便能接收并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。


牛爷还不了解我们,他一直认为养老院是一个像地狱一样可怕的地方,内心的抵触是可想而知的。牛爷的脾气依然暴躁,依然爱骂人、吼人,只是我们依然每天早上给他问好,三餐准时热情地送到桌上,上午的娱乐活动依旧盛情地邀请,晚上为他备好温热的洗脚水……渐渐地,他的吼骂不似之前那么频繁,我们私底下常常为当天没有挨他的骂而洋洋得意。


偶尔牛爷也会到大厅坐坐,默默地看着周围的人,虽然他的头任然不可一世倔强地微微上扬。当护理员细心地为其他老人一口一口喂饭喂水时,当护士耐心地哄老人吃药时,当我们热心地陪老人玩游戏时,他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吸引过来,露出少见的柔和。而当我们将目光转向他时,他瞬间又将头偏向一侧,摆出一副对我们不理不睬的模样。其实,我们的牛爷正在默默地考察我们呢。


经过近一个月的适应期,牛爷的话慢慢多起来,偶尔还能看到难得的笑容。晚上睡不着时,他会从床上爬起来,跟值班的护理员一起坐在大厅,聊聊家常,乐意分享他年轻时的故事。


天气好时,邀请他去楼下散步晒太阳,他先是拒绝的,若再哄哄,他也愿意你拉着他的手去花园。照顾他的朱阿姨,常常从家里专门给他带来熬好的银耳汤,他会连声道谢。牛爷一点一点的变化,让我们欣喜,更让家属惊喜!


每一位新家人,加入我们青杉园这个大家庭,初期都有一个适应过程,毕竟他们曾经熟悉的生活环境改变了,照顾他们的人还不很了解,种种因素决定了新老人这个适应期的时间的长短。

熟识——相处甚欢暖人心

牛爷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,见谁他脸上总是带着笑,每天早上还甩起胳膊在内外走廊走路锻炼;饭菜他会主动到大厅取,不再等着护理员送,他说阿姨太辛苦;夜间巡查,他会跟护理员说:“我蛮好的,不用管我,你到大厅坐坐,别累坏了!”夜班护理员听着这样的话,是暖到心底;曾经为给他测血压,不知被他推出门多少次,挨过他多少骂,现在的牛爷会主动挽起袖子配合你,还不忘乐呵呵地问,这结果怎么样;他与左邻右舍相处融洽,跟新来的刘爷有说不完的话题。


牛爷前后的变化,简直判若两人,现在的牛爷,让我们欣慰,让我们感动。这一切,与工作人员始终如一的热心、耐心、包容心是分不开的!

文、图:陈欢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