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。

福气

发表时间:2019-03-06 09:30


2018-6-754745093.jpg

在青杉园工作已有一年余,同爷奶的朝夕相处中,与同事日常的分工协作中,我愈发明白:我们的工作离不开老人的衣食住行、吃喝拉撒,少不了文化娱乐、康复训练,断不了老人间的矛盾等着你协调化解,缺不了去除病痛、健康维护。

       

一切为了老人,为了老人的一切。秉承着青杉园这一宗旨,一餐饭,要为老人耐心地热三四次,只希望老人能多吃两口,极常见的现象;严重便秘,护士热心、细心地人工取便,只是隔三差五的小事情;认知症老人并不自知的常发离奇小破坏,诸如垃圾桶的污秽之物,直接倒在干净的床单上;为老人开展大型娱乐活动前加班加点真的是惯例。一切皆是寻常,看多了觉得都是我们的工作,都是应该做的,很少有事能真切地感动到我了。

       

然而今天,“铁石心肠”的我,心里却起了涟漪!

     

下午两点左右,其他老人还在午睡中,丁阿姨却哄着卧床的史爷爷吃起了拉面。原来,午餐时史爷爷的饭菜一口没吃,热了两次他也只是尝尝就又不张嘴了。自从老伴儿过世后,史爷爷就再没开口讲过话,他还患有糖尿病,这可急坏了照顾他的丁阿姨。丁阿姨趁中午休息,忙跑到外面自己掏钱买来了一碗拉面,“史爷,这拉面的味道可好啦!我们再吃一口!”丁阿姨耐心地喂着,发现爷爷咀嚼有些费力,就像往常一样,将拉面打成糊糊,又哄着爷爷吃起来。看着爷爷一口一口慢慢地吃着,丁阿姨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
       

后院的枇杷树上,挂满了黄灿灿的果子,只是树高且直,不易采摘。今天正休的朱阿姨,可是爬树的好手,这不,她拿起竹竿、袋子,摘果子去了。一会儿功夫,便听到朱阿姨爽朗地笑声:“快来!快来吃枇杷啰!”

       

诱人的枇杷乖乖地躺在袋子里,惹得我们口水直流。抬头一看,朱阿姨头发、衣服上的扬尘杂物还未来得及拍打,脸颊、胳膊上留下了蚊子君深深的吻痕,脖子上被枝头绒绒细毛扰红了一片。我忙劝朱阿姨先去洗洗,她却笑着摆摆手,只说了句:“胡奶奶想吃它,念了好几天了”,随后,就大步流星地转向老人房间,挨个送枇杷去了。只见她时不时地用肩头安抚发红的脸颊。

     

 “我们没有买枇杷呀,怎么这里有枇杷呢?”细心的探视家属问到,我告知其原委,家属竖起了大拇指,说:“这枇杷可真甜。”

     

是的,这也是我吃过最甜的枇杷!

       

晚饭后,阿姨像往常一样,准备帮卧床不起、意识不清的曾奶奶擦洗身体。与曾奶奶及其老伴儿谭爷爷打过招呼后,阿姨便娴熟地试水温、浸湿毛巾、拧至半干、擦洗,再用浴巾蘸干。眼角、耳后、腋窝,这些重点部位更是不能放过。在进行床上泡脚时,曾奶奶很配合地双腿屈膝,很享受的样子。患有严重认知症的谭爷爷,所剩的记忆几乎都是关于奶奶。用他的话说,奶奶就是他的命。看到奶奶干干净净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泡脚,怕热的谭爷爷摇起的大蒲扇,早已改变了风向,紧紧跟随着阿姨的身影,他还不停地念叨着:“我给你扇扇,你辛苦啦!我老伴儿真是有福气啊,遇到你们这些好人!”

       

阿姨转身见到步态不稳的谭爷爷独自站起来为自己扇风,忙搀扶他坐下,示意谭爷爷自己给自己扇,并笑道:“爷,这就是我的工作啊!”谭爷爷坐下身来,仍手不停歇、认真地扇起扇子,脸上挂着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而真诚!

       

寻常的一天,简单、温暖而美好!